现金牛牛-玩牛牛技巧-真钱牛牛游戏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八章_新葡京真人时时博

时间:2019-09-07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在龙尾堡,马云起和郭明瑞二人虽然都有一些不光彩的苟且之事,但是和马云起的浪荡公子形象相比,郭明瑞在龙尾堡人面前历来却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面孔,炫耀他的爷爷是举人,父亲郭鸿昇也中过秀才,郭家和严家一样同属书香门第。这些天,严裕龙带领邱鹤寿等一部分人打井,他和马云起则率领另外一部分人起早贪黑地整修龙尾堡的大坡。夜色降临,月亮爬上了树梢,忙碌了一天的郭明瑞和严裕龙及干活的众人一起在村头的大棚中吃完饭回家。郭明瑞回到家门口正要敲门,但抬起的手却在空中停了下来,他又想起了大他**岁的老婆裴氏下午为要打一副金手镯和他寻死觅活闹腾的情景,一股莫名的烦恼顷刻间涌上心头,挥之不去。夜是那样的寂静,风挟着黄河滩泥土的芳香吹过田野,一轮圆月悬在天空,整个大地都在静静地安睡。但恬静并不能使郭明瑞的心绪宁静下来,他又想起自己那不幸的婚姻。这桩婚姻无论是对郭明瑞还是他的妻子裴氏都带来了一生的伤害。

    裴家是郭家的远房亲戚,也是同州府有名的巨富,裴家小姐虽不漂亮但却风骚,十六岁就和她家的一个伙计通奸被弄大了肚子。事情败露后那个长工就得了一种怪病神秘地死了,裴家也悄悄从西安请来一个老郎中为裴姑娘堕了胎。虽然一切做得自以为神秘,但毕竟纸里包不住火,裴小姐于是就成了嫁不出去的姑娘。

    深知郭明瑞父亲郭鸿昇为人的远房亲戚来到龙尾堡,找到当时家境并不富裕的郭明瑞的父亲郭鸿昇,面对裴家开出丰厚的嫁妆和礼金,郭明瑞十三岁那年,被父亲强逼着和那位整整大他六七岁的裴家小姐拜堂成了亲。郭明瑞的婚姻使郭家一夜之间成为龙尾堡的富户。精于算计的郭家父子用裴家丰厚的嫁妆和礼金作本钱开始购良田,开粮店,加之郭家父子不仅能吃苦,又会持家经营,不到十年,郭家已经成为龙尾堡乃至临晋县名副其实的大户。郭明瑞的婚姻给郭家带来了财富,但也给郭明瑞带来了苦恼,也把他带入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无尽的痛苦之中。

    郭明瑞和裴氏成婚的当年,郭明瑞还是一个十三岁没有发育成熟的孩子,又黑又壮的裴氏却是芳龄二十,虽不漂亮但结实丰腴,热烈中近乎粗野,一到夜晚就把郭明瑞撩得神魂颠倒,变着法儿刺激他,挑逗他。就这样,当同龄人对男女之事还朦胧模糊的时候,郭明瑞怀里已搂着一位大他六七岁的成熟女人。

    开始郭明瑞曾经对裴氏那粗野健壮的躯体陶醉过,沉迷在肉体的刺激和感官的冲动之中,体验着那种本能冲动带来的快感和享受,可他毕竟还是个未发育成熟的孩子,怎么也满足不了大他六七岁的裴氏,而越是满足不了她,她就更加强烈地要求,发疯一般地折腾他,如饥似渴地要求他,欣赏和抚摸他那还没长成的身体。他常常在睡梦中被折腾醒来,一次次力不从心地爬上那因渴望而颤栗的躯体,一次次的力不从心和裴氏那因得不到满足而责备的目光,使郭明瑞陷入了无边的痛苦和自责之中。一切渐渐都不再神秘,他开始厌倦裴氏那肥胖的臀部,想方设法逃避和拒绝那女人,可他毕竟已从那女人身上体验过了男女之间那种妙不可言的事情,他成了一个不能没有女人的未长成的男人。

    郭明瑞开始寻找其他女人,十六七岁起就开始逛窑子,从窑姐身上体味那种在他自己的女人身上已经消失的神秘,同时又极力躲避和应付裴氏对他的那种永无休止、永不满足的要求和纠缠。就这样,由于过早和过度地接触女人,使郭明瑞显得消瘦单薄,由于长期害怕那疯婆娘而产生的压抑和纵欲过度,他的那玩意在几年前就开始再也硬不起来了,以至于到现在连个儿女也没有。每当想到这些,郭明瑞就怨恨他的父亲郭鸿昇,他父亲也一直为这事觉得对不起他。他在外边逛窑子的事情,郭鸿昇是知道的,但却从未过问过。

    郭明瑞常常去城里看戏,渐渐地就对一个叫柳叶的戏子着了迷,只是因为一个礼义廉耻,使他不能像马云起或那些浪荡子弟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去讨好柳叶。后来柳叶做了妓女,郭明瑞就经常去妓院翻柳叶的牌子,柳叶在妓院中一见到郭明瑞,就对郭明瑞充满了好感。他出手大方,一看就是一个有钱的大户,人长得虽然清瘦但却秀气,言谈举止文质彬彬,显得斯文又很有教养。另外,郭明瑞也不像其他嫖客那样一来就像恶狼扑食一般地把她压在炕上干那种事,而是和她一起喝酒聊天,最多也只是把她搂在怀里抚摸一番。和郭明瑞在一起,柳叶不会有见到其他嫖客干那种事情的恐惧心理,于是变着法子讨郭明瑞欢心,摆出一副羞涩纯情的样子,显得柔情万种。这和郭明瑞那又黑又丑又粗暴的媳妇宛若天上地下,使郭明瑞感到分外新鲜和刺激,他居然在柳叶的搓弄下重新举了起来。郭明瑞十分兴奋,劝柳叶离开了红唇粉艳楼,在城里买了一院房子把她包养起来。把柳叶明媒正娶地娶回龙尾堡郭明瑞不是没想过,但他一方面怕裴氏那个疯婆娘和他寻死觅活地闹腾,更怕他的父亲。

    柳叶见到郭明瑞来看自己,一边命刘妈备了几个酒菜,同时也赶忙把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又陪郭明瑞喝了一点酒,脸色潮红,Ru房高耸,分外妖艳,被郭明瑞一把拉入怀中。看见郭明瑞掏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桌子上,柳叶高兴地一下子搂住郭明瑞的脖子,然后取掉束头的簪子,柔软的秀发瀑布般倾泻下来,半掩着柳叶那漂亮的面庞,香腮带赤,美貌动人,再加上那一双水汪汪的勾魂的眼睛,不由使郭明瑞心旌摇曳,伸手就去剥柳叶的衣服。随着柳叶的衣服被郭明瑞一件件地剥落,郭明瑞眼前呈现出一具白生生的女人身子,肌肤丰泽,皮肤白嫩,一对硕大无比像白玉一样洁白光滑的nai子柔软舒服,勾得郭明瑞欲火中烧,翻过身子一下子骑在了柳叶身上。

    此时的柳叶已经被郭明瑞撩得魂荡神驰,身子也早已移船就岸,闭了眼睛迎合着郭明瑞。就在郭明瑞把身子压向柳叶的那一刻,柳叶却感到郭明瑞突然软了下来,身子也像一摊稀泥似的一下子重重地压在柳叶身上,压得柳叶大声尖叫起来:“哟,先生这是怎么了,这不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压死我了。”郭明瑞没有说话,只见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用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柳叶。柳叶心中发憷,想下床去穿衣服却被郭明瑞一把拉住。柳叶挣脱不了郭明瑞,于是显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哭着说:“先生这是怎么了,如果柳叶没有把先生伺候好,先生说出来就是了,为何却要这样对我,把我都弄疼了。”看到柳叶哭了,郭明瑞这才慢慢放开拉柳叶的手,换了一副平和的口气说:“对不起,我是突然想起明天一大早要和严裕龙商议修龙尾堡大坡的事情,因此想趁现在天还不太晚赶回去。”然后安慰了柳叶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郭明瑞独自一人行走在空旷的大路上,带着寒意的夜风吹不去他心中的怒火,看着手中的那枚戒指,他又回想刚才和柳叶的事情。原来,就在郭明瑞把身子压向柳叶的那一刻,柳叶枕头边褥子下一个黄灿灿的镶着翡翠的大戒指突然映入他的眼帘,郭明瑞的头不由“嗡”的一下,柳叶的床上怎么出现男人的东西?他立刻意识到,一定是柳叶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这是郭明瑞所不能容忍的。郭明瑞本想发作,可是转念一想,像柳叶这样貌美的风尘女子,肯定是那帮有钱人和浪荡公子追逐的对象,一旦和自己闹翻了,很快就会被别人包养,最好的办法还是忍了,然后尽快想办法把柳叶早日娶回去才是上策。

    夜死一般地寂静。月亮躲进了云层,只有几个星星挂在空中一闪一闪,泛着冰冷的白光,好像在嘲笑郭明瑞。郭明瑞站在龙尾堡坡头,远远看去,龙尾堡笼罩在夜幕之中,只有不知谁家门前的灯笼还亮着,在风中一闪一闪,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郭明瑞站在高坡上,看着那高不可测的天空,那种积压在心中又说不出原因的怨气,仿佛要把他的胸膛撑破。他真想一个人在这坡上嚎啕大哭一番,他不知道老天爷为何要和自己过不去,结婚这么多年了,连个传宗接代的人也没有,郭家庞大的家业将来该传给谁啊!

    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夜幕下一个黑影跌跌撞撞地走上坡来。借着那昏暗的月光,郭明瑞认出那人正是马云起。马云起显然心情很好,在寂静的夜晚一边走一边还唱了起来:“回回回,散散散,看戏看到三更半,头又闷,眼又酸,进了村,狗叫唤,狗儿狗儿别叫唤,马爷我活得像神仙,搂的女人赛貂蝉,不像郭明瑞只爱钱,娶了个丑老婆还不下蛋……唉嗨哟……嗨……”听了马云起的吼叫,郭明瑞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想不到那马云起竟敢背后如此嘲弄作践自己,于是拾起一块半截砖藏在暗处。马云起正唱得高兴,不想黑暗中突然被人从后面用砖砸在头上,顿时头破血流,连疼带吓,一下子晕了过去。要是郭明瑞知道马云起从柳叶那里回来,估计会多砸几大砖。

    马云起是第二天被早起拾粪的邱鹤寿发现的。当时的马云起倒在地上,从头上流下的血染红了衣衫。邱鹤寿把马云起背回龙尾堡,还请了个老郎中给他看了病,郎中说没有伤着骨头,只是一些皮外伤,当时昏迷只是因为失血过多,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半个月后,马云起又在龙尾堡中溜达起来,只是脸上留下一个一寸多长的伤疤,马云起说是黄河滩的土匪干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