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牛牛-玩牛牛技巧-真钱牛牛游戏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五月十七日_新葡京真人赌博

时间:2019-09-02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五月十七日
 
 
  天越来越热了,天热出了一种烂桔子的气味。空气里到处都是腐烂了的桔子气味。这种气味里还掺了盐,这是一种盐腌出来的烂桔子味。气味在墙上升出一个360c线,那条血线上也有眩目的烂桔子气味。屋子里有很多一梗一梗的游浮在空气里的粘条,那是烫熟了的桔子瓣儿,我知道那是桔子瓣儿。夏天正在走向烂桔子,夏天成了一个烂桔子。
  中午,爸爸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脸葵花,爸爸的笑里带有葵花的气味。爸爸对新妈妈说:工作安排住了,你的工作问题解决了……
  新妈妈说:怎么解决了?在哪儿解决了?
  爸爸说:你一定会满意。你猜猜吧!
  新妈妈说:我不猜,你说吧。***
  爸爸说:东方公司。东方公司答应了,一月三百块,还有奖金。怎么样?
  新妈妈说:我不去。什么东方公司,我不去……
  爸爸急了,说:你不去?为啥不去?这这……
  新妈妈说:老徐,这事你别管了,我工作上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安排……
  爸爸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说不去就不去了,你知道这工作是怎么安排的?你知道安排个工作有多难!告诉你,为安排你,免了东方公司三年的税。你知道这里边转了多少弯弯?他们说是三资企业,但他们这个三资企业不合法。我托了一个老同学,转弯抹角地按'三资'给办了,而后人家才答应的……
  新妈妈说:我说过,我工作的事不让你管,我会自己安排自己。我说不去就不去。免了有啥,免了再给他加上……
  爸爸气了,说:你想这事是容易的?你怎么能这样?!……
  新妈妈说:我是受人管的人么?你看我像是受人管的人么?我就是为了不受人管才出来的。我从小一直受人管,一直受人管,你还让我去受人管……
  爸爸很诧异地说:人怎么不受人管呢?人就是受人管的,哪有人不受人管的?你不让人管让谁管?
  新妈妈说:我看你是让人管习惯了,你已经习惯让人管了,是不是?
  爸爸说:你怎么能这样说?人总得有个依托是不是?你不让人管能活么?人要是不让人管怎么活?从理论上说……
  新妈妈笑了,新妈妈笑出了一棵老树的气味,老树上结了一个大红的柿子,新妈妈能笑出老树上的柿子的鲜红。新妈妈说:
  老徐,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好意,我也知道安排个工作不容易。可我也说过不让你操我的心……算了,算了,吃饭吧。
  吃饭时,新妈妈一直笑着跟爸爸说话,说些别的话。新妈妈说:你别再管我了,我自己有办法。我还是想办这个'特异功能诊所',我想把它办起来,这等于给小明安排个出路……
  爸爸说:你别老听那些记者的话,记者都是王八编笊篱……
  新妈妈笑着说:我知道,我心里有数……
  可我知道新妈妈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看出来了。新妈妈心里有话,新妈妈心里有很多话。新妈妈心里的话是不会让爸爸知道的。新妈妈的话里包着一个走字。那是一个有九种颜色的走字,每个走字都是向着南方的,新妈妈终究会走向南方……到那个时候,爸爸就成了新妈妈的第三个男人,爸爸只能是第三个男人。可爸爸不知道这些,爸爸心里只有一些醋,一些白颜色的醋,一些假醋。这些假醋是新近才有的,是那两个记者来了之后才有的。爸爸不喜欢记者,我看出来了,爸爸对记者怀有戒心。可爸爸在新妈妈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时间上的概念,那是一个路途上的时间。新妈妈一直在计算时间。新妈妈心上有个计算时间的表,这个表是黄色的,这是一个黄表,黄表上的指针是红色的,黄表上走着一长一短两个指针,那指针是向着南方的,我看见那短指针向着南方,长指针就不知道了,长指针向着更远的地方,那是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新妈妈的胃里还藏着一些秘密的东西,那是些割成一条一条粘的黄颜色的东西,那是新妈妈的药,我知道那是新妈妈用来治水土不服的药。那些药被割成一条一条的存放在新妈妈的胃里,那些药有一股泥土的腥味,那些药上能长出许多东西,只要把药放在一个地方,它就能长出东西来,那是一种能吃的东西,许多年来,新妈妈一直吃的就是这些东西。不过,那些药太沉重了,那些药坠着新妈妈的胃,那些药已经长在新妈妈的胃里了。有时候,新妈妈也想扔掉那些药,可她扔不掉,我知道她扔不掉……新妈妈要走,新妈妈终归是要走。我常听见新妈妈对自己说:我是要走的,我一定要走,没有人能拦住我,谁也拦不住我!新妈妈的肚子里还常常会出现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当新妈妈睡了的时候,我会看见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我曾经看见新妈妈肚里开了一个门,新妈妈肚里的门大开,那里面是一个广场。广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那全是些男人,男人们正在广场上排队,那是些排队购买股票的男人,男人们正在排队购买新妈妈的股票,新妈妈肚子里伸出了许多手,正在出售股票。
  那些花花绿绿的股票是用唾液做的,新妈妈把她的唾液染上颜色而后又做成了股票。***每张股票上都有一个圆形的标志,圆形标志里边有一个箭头,那箭头是红颜色的,那是一种用血肉喂出来的红色。箭头是指向远方的,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还听到了叭叭的声响,那是一声一声的脆响,那声音里有雨打芭蕉的气味。我知道那是男人们在挨打,男人们为买到股票在心甘愿地挨打,每一个排到大门前的男人都要挨一耳光,只有挨了一耳光的男人才能买到股票……
  新妈妈的勇敢是无与伦比的。我害怕新妈妈,我不喜欢新妈妈,但我知道新妈妈非常勇敢。身上带有药的新妈妈异常勇敢。蛇可以吃老虎,新妈妈敢吃老虎,实际上,新妈妈是把老虎吃掉了。新妈妈把老虎吃成了报纸上的一小溜儿,老虎最后只剩下那一小溜儿了,老虎变成了报纸上的五十一个铅字,老虎在医院躺了八天之后,就变成报纸上的铅字了。当老虎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时候,新妈妈还去看过他,我知道新妈妈去看过他。我给新妈妈治好病后,新妈妈就大胆地去看他了。新妈妈穿着老虎最喜欢的白裙去看他。新妈妈走进病房的时候,老虎动了一下,老虎的大脚指头动了一下,这是老虎惟一能动的地方,老虎全身上下只有这一个地方能动。老虎的眼珠已经不会动了,老虎的眼直直地望着一个地方,那就是新妈妈站的地方。新妈妈站在病床前,勇敢地与老虎的目光对视。老虎眼里又出现了桃红色的气味,那是一瓣一瓣的桃红,也是最后的桃红。后来老虎眼里就没有桃红了。后来老虎眼里出现了紫黑色的东西,那是一股气流。老虎眼里的紫黑色气流团成了黑色的凝点,那凝点是陈年的旧粉笔做的,老虎把陈年的旧粉笔做成了一粒子弹……新妈妈看着老虎,用她的眼睛说:老项,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没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可你是对不起我的,你想想,你对不起我,你答应我的事一件也没有办。我不要你办了,没有你我照样能办成……老虎的家人都在病房里站着,老虎的女粉笔也在病床前站着,那是一个很憔悴的女粉笔,女粉笔刚刚不做女粉笔,也刚刚有了一点点滋润,紧接着就又憔悴了。女粉笔像是在梦里站着,女粉笔一直在梦里站着,女粉笔不知道她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他她们都没有听见新妈妈的话,他们谁也不知道新妈妈在说什么。他她都在梦里站着……可是,当新妈妈离开病房之后,新妈妈离开病房不到三分钟,老虎就变成铅字了,老虎变成了报纸上的四行铅字……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