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牛牛-玩牛牛技巧-真钱牛牛游戏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第五章)_真钱打牌官网

时间:2019-07-16   作者:叶兆言   点击:

我们的心多么顽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1
       在这以后的日子,我开始一个劲地变坏。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开始在我身上起作用。我开始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一天比一天不像话。阿妍起先只是让了小小的一步,谁知道就是这小小的一步,渐渐地就对我完全失去了控制。男人要是想变坏,真是太容易了。男人要是想变坏,快得只要一眨眼的功夫。阿妍因为自己不能生育,虽然对我与丁香嫉妒得要死,却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这事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她很快就发现已约束不住我了,阿妍一撒手,我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立刻不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我开始理直气壮地
       堕落了,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事实上,自从做生意赚了些钱以后,不断地有人给我出馊主意,劝我在外面找个女人,偷偷地生个孩子。这相当于现在的包二奶,那时候还没有这种说法,我也确实不止一次地动过心,但是因为有了丁香的教训,我知道阿妍坚决不会接受,一直没有敢付之行动。我知道,真要是这么做了,那就是意味着与阿妍彻底地决裂了。我知道,阿妍特别在乎这个,她可以容忍我和别的女人睡觉,却绝对接受不了我与别的女人私通生的孩子。阿妍一方面想要个孩子,另一方面,她又视我和别人的孩子为世界末日。她无法容忍一个丈夫不忠实的见证在自己眼前晃悠。她接受不了这个,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阿妍只认一个死理,如果我想要孩子,那就只有坚决离婚一条路。
       毫无疑问,我不能为了孩子,把这个家给毁了。虽然我完全可以瞒着阿妍,可以神不知鬼不晓悄悄地进行,我的一个朋友许诺,他能保证将这件事情做得滴水不透。朋友说,兄弟,你不留个后人,日后那些钱都给谁呀。我真的是动过心,但是我绝对不会这么做,我老四绝不是这种男人。如果这个孩子阿妍不能接受,对于我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在小孩与阿妍两者之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阿妍。不管怎么说,我离开不了阿妍。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更喜欢阿妍。没有什么比阿妍更重要,没有什么女人能够真正地代替阿妍。我对她的爱,虽然遇到一些挫折,虽然出过一些意外,却从来都没有减弱过。我们是结发夫妻,我们同甘苦共患难,这远非一般的男女关系可以相比。我是真心真意地爱阿妍,对别的女人,更多的只是男人的那种欲念,唯有对她,唯有对阿妍,才是真正的喜欢,才是刻骨铭心的爱。
       阿妍永远是我心目中不落的太阳。她是阳光,我是享受阳光的小草和树木。阿妍是站在田埂上放风筝的人,我就是天上放飞的风筝。阿妍在底下轻轻地扯线,我在高空上翻着幸福的跟斗。说老实话,如果她继续盯着我闹,不时地扯紧手上的风筝线,结局完全可能是另外一种模样。如果她继续控制着我,我就不会有以后的乱来,就不会堕落得如此不堪救药,就不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下流坯。是阿妍纵容了我的胡来,是阿妍给了我机会,她将自己手中应该紧紧勒住的缰绳,很轻易地就丢开了,结果我这头野马便越跑越远。
       从医院回来,阿妍并没有立刻就撵丁香走。她十分大度地将丁香留了下来,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很显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阿妍想表现得与别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阿妍说:“我才不会把一个病歪歪的女人赶走,她走不走,我根本无所谓。”
       她强压住了自己的愤怒,但是,她的脸色还是很难看,阴沉沉的,像一场暴风雨前夕的天空。她既不是原谅我,也不是不原谅我。我当时并不知道阿妍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女人的心思实际上你永远也不可能捉摸透。
       我说:“既然你还同意让她留下来,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那种事了。”
       阿妍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都是怨恨。
       我有些犹豫,又说:“算了,还是让她走?”
       “我都已经说过了,她走不走,我根本就无所谓!”
       接下来,我们便处于一种不战不和的状态之中。阿妍说是要离婚,说了也就说了,也没什么下文。这以后不久,我母亲的病情加重了,阿妍的一门心思好像都在照顾她。她好像暂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没日没夜地陪着我母亲。她当时是真的非常辛苦。我知道这事并没有过去,我知道暴风雨还在后面。过了一段时间,我母亲死了,死了过后一个星期,阿妍突然一本正经地找我谈话,说要从我们的积蓄中,拿出一半的钱来做服装生意。我吃了一惊,不知道她这忽发奇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其实对于这件事,阿妍早就是深思熟虑,早就想好了,只等着我母亲咽气,再开门见山地跟我谈判。与其说是跟我谈判,还不如说是通知我一声,还不如说是最后的通牒。那时候我很能挣钱,差不多是我这辈子最能挣钱的时候,而且当时的钱特别管用。我没想阿妍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颇有些措手不及。那时候,家中的一切财政大权,一向都是阿妍掌握的,挣多少钱都是全部缴给她。说老实话,我都弄不明白我们究竟有多少存款。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以我老四的脾气,根本不会在乎那个钱,让我想不明白的只是,为什么自己的生意做得好好的,阿妍她却还要重开炉灶。
       阿妍已经下了决心:“你如果不同意,我就是跟别人借钱,这生意也要做的。”
       她这人的脾气,轻易不会做出决定,一旦认定了一个死理,不撞南山不回头,你就是用九条黄牛也别想把她拉回来。
       阿妍又说:“希望你不要干涉我,我不管你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你也别管我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她这是准备离开我,要自己去创业,做出一番成绩来。阿妍相信女人只有独立了,才能自强。女人只有自强了,才能活出一个人样子来。她的主意已定,我拗不过她,确实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只好勉强同意。阿妍于是在外面租了一个摊位,当了女老板,正经八百地贩卖起服装。她这样的性格去做生意绝对是个误会,她太老实太善良,然而误会也只好让她误会,吃苦头也只好让她去吃苦头。有很多事情都是没办法避免的,阿妍结识了一帮做服装生意的朋友,当时卖的服装都是从福建石狮那边贩过来的走私货,一开始的生意还可以,好了差不多一年,便走起了下坡路,这以后又不死不活地又拖了两年,基本上把投进去的本金,包括一开始赚的那些钱,统统都赔光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