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牛牛-玩牛牛技巧-真钱牛牛游戏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言情 >

对面二楼的男人_新葡京真人游戏

     第一章

    五楼...二楼...

    这面...对面...

那是2011年深冬的一个傍晚,那天我刚刚从西安返回鄂尔多斯的康巴什,那时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在校大学生,那时的父亲还是一个高利贷放贷者......

康巴什的新家我也是第一次去,当我站在室内四下打量模糊的左邻右舍时,很快就被对面二楼颇具艺术气息的装潢所吸引。

有个属于自己的家,把家装潢的颇具艺术气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虽然是梦想,但如何装潢,如何才能装潢出艺术气息,对我来说还是个模糊的概念。

我构思过很多图纸,思量过买些什么家具,应该如何摆放......

摆的太多显得太俗;摆的太少显得太空!

对于自己的图纸构思,我从来没有满意过。当我看到对面二楼的装潢时,顿时衍生难以言喻的激动与悸动,它的紧致、绝美是我不曾想象过的。

竟然比我还未成型的构想还要紧致?

我自诩也是个颇具艺术气息之人,我小小的心灵受到了空前未有的挫败与打击!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我还具艺术气息?我静静的站在饭桌旁的玻璃窗前,默默的注视着对面二楼的一切。

那房子的户型和我家的一模一样,三室一厅,一厨两卫。

左侧的阳卧是一个书房,右侧的阳卧有一张床,床的右侧是一张涂着橙黄色油漆的木质小圆桌和两把椅子,桌上有个宝莲灯状的台灯。

客厅的落地窗前的左侧是一张长约一米五,宽约一米的不具规模的茶桌,桌上是一套精致的紫砂茶具,桌下是两个与桌子相配套的柱形座。右侧是一张躺式沙发,沙发的对面有一台电视。

所有的家具都是一个色系,颇具古典气息的暗橙黄色!

都是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与我有着如此相似的审美情趣?

我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难道像小说里写得那样,是个霸道、英俊、富有的年轻总裁?

可是,当即就被我否决了。若真是那样的人,买的房子应该是在两公里处的别墅区。

是个教授?

也不对,教授的工资还不足以支撑如此精致与昂贵的装潢。

难道是个书画家?亦或像我一样是个自由写手?

可是,也没听说过这一带有这号人。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心紧紧的纠葛着!想要一探究竟的欲 望快速的燃烧着!

可是,过了好几天,我这个后知后觉的才发觉了异样,如此精致的屋子,为什么死一般沉寂,除了茶桌旁边的那几盆花,再无生命的存在!

 

那花还是绿色的,还活着。活着,我就放心了,至少证明有人存在。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

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看到人的身影呢?

其实,看不到人的身影也很正常,因为这里是全国最著名的的鬼城康巴什。可是,装潢的如此精致,不住,岂不是白白浪费?

不过,装潢的如此精致都不住,肯定是一个特别有钱的人家!

周五晚上,灯终于亮了,透过双层玻璃和十几米的距离,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那里的一举一动。

橙黄色的室内,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斜仰在沙发上,一个五六十岁的微卷发的中年妇晃来晃去。一闪一闪的电视屏幕真真切切映入眼帘。

不用多想,这不是外婆与外孙就是奶奶与孙子,这两个人绝非装潢这屋子的主人。

是谁装潢了这个屋子?中年妇女的丈夫?儿子?儿媳妇?

差不多二十一点的时候,那间屋子的灯悄悄地灭了。对于凌晨两点才入睡的我来说,他们的作息的确早了不止一点!

第二天,十点钟起床的我,刚拉开窗帘就看到了对面二楼阳台上晾晒着被褥,那个中年妇女穿着一件绿色毛衣和一条普普通通的黑裤子,提着拖把在清理卫生!

晾被褥,在大城市或许这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不过,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城市就不同了。长这么大,我所结识的人中只有我一个人偶尔有这种习惯,但我因为太懒,也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两三年晒一次也是高频率,至于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有晾被褥的习惯!

晾被褥,热爱生活的人,讲究卫生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追求。

我默默的欢喜着,我和他(她)之间又多了一个相似点! (责任编辑:规儿)

作品集徐翠

相关文章: